任鸿鸽 2002届毕业生 哈佛大学

    发布时间:2017-03-23责任编辑:管理员点击次数:600

    哈佛随笔之“第一次亲密接触”

           一切好像还在梦里。
           曾经觉得你是那么的遥远,不仅仅因为我们相距地球两端,更因为你似乎只存在于新闻媒体、学术刊物和大学排行榜上。甚至觉得,你,只是个传说。
           第一次,可以如此真切地感受你的呼吸和脉动;第一次,看到你赤红色的裙摆在剑桥城柔和的日光下熠熠生辉;第一次,让你手中银白色的查尔斯河轻抚脸颊……
           三百七十五年,十三万六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关于哈佛
           哈佛大学是北美最古老同时也是最有活力的大学之一,由11个学术机构组成,坐落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有4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或正在哈佛任教。哈佛大学针对包括国际学生在内的所有本科生实行“基于需求的全面资助”(Full need-based financial aid)。2012-2013学年哈佛大学为本科生提供的资助总额高达1.66亿美元(超过10亿元人民币)。本科生中有超过60%的获得了资助。获得资助的本科生平均每年只需支付约1.15万美元。如果家庭年收入在6.5万美元以内,则无需支付任何费用。
    关于作者
           任鸿鸽,大连枫叶国际学校2002届毕业生,枫叶国际学校全球校友联谊总会秘书长,2012年获得哈佛大学学费全额奖学金,现就读于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科技创新与教育专业硕士课程。

    哈佛随笔之“双城记”

           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在其经典小说《双城记》中这样写道: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是充满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绝望的冬天;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正直下地狱。

           每每提到哈佛,就不得不提到MIT;正如每每提到北大,人们总会联想到清华。事实上,MIT今年摘取了QS世界大学排名桂冠,而笔者也有幸在这一年同时成为了一名MIT的学生。其实笔者还是哈佛商学院的学生,而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正在哈佛商学院执教。等等,熟悉笔者的人都知道笔者是在哈佛教育学院就读啊。不错,秘密就是作为哈佛的学生可以跨系跨校选课(cross registration)。如果你觉得笔者太幸运了,可以接触到这么多学术巨擎,你只说对了一半。准确地说应该像站在姚明和奥尼尔等众NBA明星之间,很令人兴奋,但同时,也会让人觉得,嗯,自己太渺小。无论如何,笔者还是钟情于每天坐两站地铁往返于哈佛和MIT“双城”之间,寻找巨人的肩膀。当然,除了学术巨擎,有时候也可以仰望一下“鸟叔”战斗过的地方(“江南Style”演唱者韩国流行乐巨星Psy曾就读于波士顿大学和伯克利音乐学院)。

           不能身处剑桥?哈佛和MIT其实离你只一指之遥:https://www.edx.org/

    哈佛随笔之“三国演义”

           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在开篇写道: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调寄《临江仙》
           在你读到我这篇文章的时候,相信你已经参加了一年一度的枫叶国际教育博览会,其热闹场面也许会让你联想到东汉末年的群雄逐鹿,一边招兵买马,一边投奔明公。当然,这只是波澜壮阔的中国海外学习大潮的一个缩影。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资料显示,中国学生人数已占全球总数的14%,成为最大的求学生输出国。预计2013年将有49万同胞与你共赴海外求学。听到这个数字,也许你倍感竞争压力,其实国外大学之间对优质国际生源的竞争同样激烈,这不仅是出于财务收入的考虑,更是对大学未来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战略部属。事实上,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国早已在吸引学生方面进行了国家层面的政策设计,对于国际高端人才的争夺始终未停歇。
           你可能会问,这些宏观背景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国际高端人才”。其实,你是。想一想,这49万出国大军中有多少真正接受过完整系统的中西结合基础教育?有多少17岁的双语思维人才?用曹操的煮酒论英雄来类比当然夸张,但比例足以小到让你与众不同。换句话说,当你担心会不会被大学录取的时候,大学同样在担心录取了你之后你会不会最终报到。
           那么这种双向选择对于你的大学申请策略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本人对于申请策略是否成功有个简单的判断办法,即如果你申请的大学全部录取了你,那么你的申请策略很可能是失败的。为什么?因为那说明你没有申请你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大学。所以我的建议是:添加1-2所你认为不可能录取你的大学到你的申请列表中,比如哈佛。


    哈佛随笔之“四海升平”

           元•无名氏《抱妆盒》第三折:

           “寡人御极以来,幸喜四海升平,八方宁靖。”

           如果你正在读我这篇随笔,那么祝贺你成为了“世界末日”的幸存者!

           当然,2012的末日预言虽未实现,但我们的地球也并非像宇航员在外太空所见那样祥和太平。钓鱼岛、南海争端尚未圆满解决,中东的火药桶也随时都可能爆发,欧债危机、美国财政悬崖。。。。。。甚至已经有人在预言2013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了。

           人类会毁灭在自己手里吗?发展的动力在哪里?教育能做什么?

           哈佛在通过倡导多样性(diversity)来探究这类问题的答案,这体现在多元化学生主体、尊重差异性和鼓励不同观点的表达。一堂典型的哈佛案例教学课,教授说话的时间不到二十分之一,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同学之间就案例涉及到的关键问题进行激烈的观点碰撞,教授的作用更多是提供背景信息、抛出话题和在关键时刻激发深层次思考。课堂的目的不是寻求正确答案,而是通过充分讨论以了解差异观点的存在及其逻辑,并形成某种程度的共识。来自十多个国家,不同种族,不同教育背景,不同经历的几十个人在课堂上畅所欲言。往往教授抛出一个话题或者某同学提出一个新颖观点,二三十只手立即举起响应,场面蔚为壮观,节奏快得就像一场足球赛,容不得片刻走神。课堂总是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思考却往往持续很久。

           事实上,中国传统哲学中早有类似阐述。方小教在“从‘求同存异’看周恩来的辩证思维方法”(新华网,2008)一文中提到:

           《国语•郑语》强调“和实生物,同则不继”,将矛盾对立双方的和谐相处视为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和源泉;《道德经》认为“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将矛盾对立双方互相冲突交和作为达到和谐状态的必要条件;《论语•子路》则提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著名论断,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共处建立在个性差别的基础之上。

           也许当倡导多样性,鼓励求同存异的思想深入人心的时候,暴力和战争作为解决争端的途径就不再会有市场。至少,我们可以从课堂开始。

    哈佛随笔之“五谷丰登”

           《六韬•龙韬•立将》:
           “是故风雨时节,五谷丰登,社稷安宁。”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瑞雪兆丰年”,新英格兰地区的雪今年格外大。
           几十年不遇的暴风雪“尼莫”(Blizzard Nemo)被取了个动画片《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中可爱主角的名字,可惜这个“尼莫”用“肆虐”来形容似乎更恰当,新英格兰地区的交通因其几乎中断了两天。
           有“尼莫”的农历新年注定令人难以忘怀——我的住所在半夜蛇年钟声敲响前突然起火。火势在几分钟内迅速蔓延,我在第一时间拨打了火警,并将护照和笔记本电脑抢了出来。其他室友却没有那么幸运,有的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穿裤子换鞋。最紧急的是住在顶楼的有两个室友被火焰和浓烟困住了,在窗口求救。幸好消防员及时赶到,架起云梯将他们救了下来,马上送往了医院。谢天谢地,所有室友都安全逃生。
           消防员们用了足足三个多小时才最终把火扑灭,三层的楼房早已焚毁过半。站在街道对面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住所被付之一炬,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和无家可归。
           就这样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受了“红十字会”的救助。“红会”将我们暂时安顿在了一家酒店。第二天一早发动同学在网上帮忙找房子,幸运的是两天就找到了新住处。
           俗话说“水火无情人有情”,最让我感动的是事发后小区平时素不往来的邻居们迅速地自发组织为我们捐款捐物,帮助解决住处等问题。我们楼里全都是外国求学生或者外地学生,这让我们感觉异常温暖,充满感激之情。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朋友们开玩笑说我今年一定会火。火或不火,只求平安。
           近些年随着求学生人数的大幅上升,关于求学生安全的事件也屡见报端。在我们火灾几天之后,加拿大维多利亚的一间公寓也起火,并致三名求学生遇难。海外求学之路意外难免发生,关键是要在出国前就培养自我保护意识并训练求生技能,这样才能在遇到意外时不致于惊慌失措,做到从容应对。

    哈佛随笔之“六六大顺”

           《左传》:
           “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此数者累谓六顺也。”
           中国人喜欢“六六大顺”这个词,老百姓取其平安顺利之意。然而对于年仅23岁的中国求学生吕令子来说,我们已经只能祈求她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2013年4月15日14时49分,享誉世界的六大马拉松赛事之一的波士顿国际马拉松赛终点人头攒动,一片节日祥和的景象,欢呼声和呐喊声不断。吕令子和同行的两个波士顿大学中国同学一起在道旁为冲刺的各国选手们加油助威。这本来是她们体验美国文化的良好时机。
           14时50分,一声巨响,浓烟滚滚。12秒钟后,第二声巨响,整个世界从此不再一样。波士顿遭遇恐怖袭击。吕令子,这位美丽端庄的沈阳女孩儿,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从此离我们远去。
           15时,救援人员赶到现场,警察组织疏散。20分钟后,伤者全部被送往医院。
           18时10分,奥巴马总统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全美国人民和波士顿在一起。”
           两天后,波士顿大学校董会设立“吕令子奖学金”,纪念这个“乐观而充满热情”的中国女孩儿。
           三天后,奥巴马在波士顿出席爆炸案受害者追思会,以马拉松喻美国精神,“不怕跌到,会重新站起”,同时为吕令子等遇难者家人祈祷。
           无论是前不久的校园枪击案,还是这次如此近距离经历的恐怖袭击,都令人陷入深思。美国并不完美,但美国很顽强;在美国,自由被一次次滥用,但每次又都被美国人民坚决捍卫。这的确是美国文化中极为矛盾的现实。
           虽然数天前恐怖袭击的阴霾在人们的心中尚未完全消散,但这次事件激发起的正能量正迅速占据上风。人们纷纷在社交网络上表达哀思,互相鼓励。人们谈论更多的是如何传播爱和祝福,如何为受害者提供帮助,而非报仇雪恨,尤其是不希望再引发一场战争。
           四月中旬的波士顿已春意盎然。作为美国建国的发源地,这座城市的生命力经久不衰。这样的恐怖袭击只会让波士顿人民更加团结。
           吕令子,一路走好。波士顿,生活继续。

    哈佛随笔之“七星高照”

          七星:

           福星、禄星、寿星、月老、七政星、文曲星、武曲星

           杜甫诗云:“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转眼间,在哈佛的学习已接近尾声。这过去的一年,无疑将是令人难忘的。如果可以把人生经历比喻成一棵大树,那么这一年的年轮刻得格外深。

           530日,哈佛将举行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这意味着我即将成为第一个获得哈佛大学学位的枫叶校友,算是为母校十八周年庆典献上的一份小小的礼物吧。哈佛的名气自然带给了我光彩照人的一面。因为哈佛,过去这一年接触到不少名人。去年这个时候,还未到哈佛,就因参加江苏卫视的“一站到底”节目被主持人李好贴上“凤凰男”的标签。到了哈佛之后,各种研讨会、论坛、庆典、演出等活动更是应接不暇,有幸见到了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莱夫(Rafael Reif),首位出任世界顶尖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的华人、哈佛大学文理研究生院院长孟晓犁,“多元智能理论”创始人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现代语言学”奠基人诺姆•乔姆斯基(NoamChomsky),中国问题专家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网络教育领军人物、可汗学院创始人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中国最受尊重的十大海归人物”之一王辉耀,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等等,当然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与王石在地铁站偶遇以及到华盛顿参加奥巴马连任的就职典礼。

           在哈佛亦不缺少与演艺界明星面对面的机会,如好莱坞影星及制片人、哈佛校友马特•达蒙(Matt Damon),韩国当红巨星“鸟叔”Psy,美国华人脱口秀明星黄西(Joe Wong),美国最受欢迎的音乐剧Glee的制片人迈克尔•希区柯克(Michael Hitchcock)等等。在波士顿交响乐大厅欣赏北爱尔兰“金笛王”詹姆斯•高威(James Galway),或者在哈佛桑德斯剧场聆听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的“丝绸之路”音乐会同样都是不曾有过的美妙经历。现在仍然在期待毕业典礼上一睹“脱口秀女王”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风采。还有哈佛广场裸奔……

           然而,这一年绝非一帆风顺,歌舞升平。通宵达旦地阅读写作自不必提,事实上,人生前二十八年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如地铁抢劫,入室盗窃,半夜火灾,无家可归,恐怖爆炸,我在美国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全遇到了。美国注定是个饱受争议的国家,既有天堂又有地狱。既有世界顶级大学、华尔街、硅谷和好莱坞,也有校园暴力和恐怖袭击。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能毫发未伤地坚持下来实属万幸,七星高照。

           无论如何,这些经历让即将面临三十而立的我倍感幸运。别了康桥,别了查河,有缘再见!